• <code id="ykk8i"><option id="ykk8i"></option></code>
  • 首頁 | 資訊 | 財經 | 公益 | 彩店 | 奇聞 | 速遞 | 前瞻 | 提點 | 網站相關 | 科技 | 熱點 | 生活 |
    京劇貓【文貼】短篇《無題》

    發稿時間:2023-09-09 13:51:47 來源: 嗶哩嗶哩

    這一短篇先作為練筆,長篇正在打字中ing……

    主要內容是有關對黯的最終決戰,微白青向

    陰霾山谷的雨仍在下著,微涼的水滴幾乎澆滅了白糖所有的意志,與他的信念。


    (相關資料圖)

    “可惡……黯的力量,究竟有多么強大?”

    白糖的韻力還剩下大概一半,在黯的面前算不上什么。而各宗京劇貓與星羅班其余成員已經耗盡了幾乎所有的韻力,沒有了繼續戰斗的能力。

    “白……白糖,不要打了,快從東南方向的缺口逃出去,召集各宗剩余的京劇貓前來戰斗!”手宗宗主,忠,說道。他最新的鋼制機械手已經在戰斗中破碎的不成樣子,只好戴上先前的木制機械手企圖拼死一搏。然而,附近再度飄來的濃重混沌迫使他不得不停止對黯的攻擊,與其余參加戰斗的京劇貓聚在一起抵御混沌的侵襲。

    召集……各宗京劇貓?

    與黯最終的戰斗實際上只有十二宗最頂尖的京劇貓參戰,因為先前星羅班在督宗的遭遇讓他們發現,韻力不夠強大的京劇貓不但不會起到什么作用,甚至會在混沌的攻擊下被再度魔化。

    于是,京劇貓中只有宗主與各宗足夠強大的長老等貓(宗主之外的總計不足十貓)參加戰斗。對于這樣的精銳合在一起的力量,陰霾山谷十二殤也對此無可奈何,只能邊打邊撤退,而元初韻力的參與,使得十二殤都為純凈的韻力所傷,暫時退出了戰斗。

    他們,也來到了陰霾絕地,見到了黯的真正實力。

    召集剩余的京劇貓,不過是絕望中的吶喊罷了。

    “你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嗎……混沌的力量,強大到連我自己都無法確保完全對它的控制,甚至還會產生負面影響?!?/p>

    “在星羅班解放貓土的過程中,我也曾露過幾次面。那只是我為了實驗能掌握多少力量罷了,最終的結果也沒讓我失望,即使是你們所有的一部分元初韻力,也無法對抗這股不明來源的混沌?!?/p>

    “也許,我會付出……一些代價?!辈恢獮楹?,黯的聲音突然小了很多。

    “你們總體的力量確實大到讓我都感到害怕,但這股力量,從內心深處在支持著我。

    “任何事物都有毀滅的一天。那,讓我們再見吧?!?/p>

    強大的混沌再度襲來,并未因為之前遭到的攻擊減弱太多,它已經幾乎覆蓋了這些京劇貓們。

    小青竭盡全力構建了一道冰墻,擋在了白糖身前。

    “白糖,你還在做什么,快走??!”她聲嘶力竭的喊著,可白糖沒有任何動作。

    同時,那道薄弱的冰墻再次被擊碎,很快便融化消失在混沌中。

    白糖,只是拿下了領口處的念珠,修的法器。雖然它儲存的力量并不能消滅太多的混沌,但終究是有著不少的韻力,也許可以幫助他戰勝……黯?

    “那,讓我們做個了結吧,黯?!卑滋禽p輕的說。

    【身宗,十二宗會議室】

    現下,所有被凈化的宗派都已經恢復了正常運作,宗主也經過長途航行來到了身宗,他們將在這里商討如何與黯戰斗。

    在身宗齊聚并沒有別的原因,因為他們需要盡快除掉黯以削弱日益增長的混沌的力量,所以選擇了貓土兩邊大陸之間的身宗。這樣可以確保即使是像判宗、納宗這樣在貓土邊緣的宗派也能盡快到來。

    “十二宗宗主都到齊了。青兒,你去將星羅班都叫來,一刻鐘后會議就要開始了?!鄙碜谧谥髂m正忙于接待各宗宗主,十二宗宗主同時來到一個宗派,這可是貓土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事情。即使是錄宗天書大典,大多數宗派也只是派一個地位及能力較高的弟子應付一下,不過天書大典最近一次是在黯的操縱下舉行的,距上上次也有七十余年了,沒有貓了解關于天書大典的事情,納蘭宗主也對此事所知甚少。不知為何,錄宗書籍也沒有詳細記載。

    像是應該使用的禮節之類的,墨蘭也只能按照以往經驗去辦。不過,這一代的宗主大都年紀較輕,因為在貓土大戰前正是宗主換代期,思想較為隨意開放,因此對禮節方面的事情并不十分在意。

    星羅班剛回到身宗沒幾天,就要參加什么宗派會議,可能過不久還得繼續戰斗……所以都,不,好像只有白糖,一直在抱怨。

    “好不容易有幾天好吃的,又要走,就不能等等嗎……”

    “離開督宗后還從沒好好睡過,不會又要回到那種日子吧……”

    可能白糖這幾天被身宗安逸的生活(指每天都好吃好喝,睡到中午甚至下午的生活,當然,僅限于白糖)“腐化”了,不想再做流浪者了。

    “我的魚丸火鍋……好久沒吃了,大飛,晚上我們去吃吧?”

    “丸子!這才幾天,能不能想點正經的?”小青終于忍不住了,開口斥責道。

    她回過頭去看了一下正在發笑的大伙,猛然發現白糖似乎只是想活躍一下氣氛,畢竟大家原來都是很緊張的樣子(除了明月),這才放下心來。

    至于這幾天睡到中午這樣的事……倒也怪不了白糖,他回身宗之前在咚鏘鎮守了大家幾天,體力拖垮了不少。

    一想起咚鏘鎮,小青就對戰勝黯的希望又多了幾分,那可是元初韻力,修在京劇貓的心中可是神圣一般的存在。

    各宗宗主已經進入了這件簡單寬敞的房子并各自落座,有些年紀較輕的宗主(如瞳瞳)還和一旁路過的星羅班打招呼。對此,“頑固”的歐陽宗主(錄宗)只能裝作沒看見,畢竟經過貓土大戰的“洗禮”,誰還會去管這些細枝末節的事情呢。

    (會議開始)

    ……一片沉默。

    顯然,對于確定與黯戰斗的計劃,大家都缺乏信心。即使經過了貓土大戰和之后的各場戰斗,京劇貓對黯的手段仍是所知甚少,即使是曾有貓深入陰霾山谷,掌握了全部關于十二殤的情報,黯本身仍是一個謎團。

    未知,是現在京劇貓們所面臨的最大恐懼。

    但有一點是確定的,黯擁有極其強大的混沌力量,因此京劇貓必須掌握更加強大的韻力。

    關于陣法與增強韻力的方法,自然是深諳強化道理的做宗宗主(木樺清)率先發言。

    做宗藏書閣記載有大量可將韻力強化的陣法,最少三名弟子、最多可達到數百貓的全部都有記載。甚至,錄宗全書閣內所有韻力陣法圖加起來還不如做宗單單強化部分的多,可想而知做宗在這方面下了多大功夫。

    “我曾重新翻閱過藏書閣內的陣法圖,發現了已經封藏了很久、屢遭遺忘的一幅記載著十分強大的陣法的書籍。想是它的使用條件過于苛刻,于是一直無貓知道?!?/p>

    【韻生五行,九靈歸一】

    這第一句話的真正含義暫且不談,先來看看做宗宗主如何介紹它的。

    “……根據圖中說明,此陣法需要十二宗韻力共同按照所示路徑傳送,這需要耗費大量韻力。但是,一旦韻力的流動造成了輕微的融合,就能釋放出大量能量,我認為這就是元初韻力的產生陣法?!?/p>

    “我們需要九位京劇貓,分別掌握九種韻力。并按照陣法排列。我想,這種任務只有我們宗主能承擔了?!?/p>

    “我并不了解元初韻力,但圖中曾寫此陣法可將參與的京劇貓韻力放大百倍。這種力量是由融合而產生的,而現在的韻力是由元初韻力分化而成,從這方面去理解,它確實能產生元初韻力?!?/p>

    現在,就比較清楚了?!熬澎`”應該是指九種京劇貓使用的韻力,“歸一”自然是由九種分化的韻力所聚集、融合在一起。

    錄宗,歐陽宗主道:“元初韻力,之前從未有見過,又如何確定是否可行?”

    “按您的說法,我們就只應該在自己的所知范圍內尋找方法嗎?這樣是無法對抗黯的,必須尋找新的出路。即使不可行,試一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?!笔肿谧谥黛`錫回應說。

    “歐陽宗主,姑且先試試木宗主的提案。畢竟,我們也沒有其他路可走了?!?/p>

    現在,九位宗主已經在身宗演武場演習陣法。按照陣法所示,分別按照判(文宗統一使用慧之韻)、手、眼、身、步、唱、念、做、打的順序圍繞成一個九邊型。隨后,這些貓土上最強大的京劇貓們開始發動韻力了。

    陣法的訣竅就是韻力的傳遞。由判宗開始,不同顏色的韻光由各宗主作為中繼連成一線,依次傳遞著。每個宗主在接收到別宗韻力的同時將自身韻力向同方向送出,以此實現韻力的循環。

    但這是需要非常精細的控制的。九種韻力必須等量流動,以使形成的元初韻力純凈。

    隨著流動速度逐漸加快,各種韻力已經開始出現融合的跡象。此時,韻光也已經由多種顏色混雜變為了較為接近純凈的白色,不過演習必須到此結束了,因為一些韻力較為薄弱的宗主已經開始出現不支的情形。而且如果繼續下去,沒有釋放對象的話他們也無法控制或對抗所形成的元初韻力。

    韻力在持續減弱,要消除已經產生的這么大韻力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對于各宗宗主來說也是如此。

    一刻鐘后,韻力終于消失了。對于陣法所產生的強大韻力,他們已經有了足夠的體會。

    至于前半句的意思,仍然沒有貓猜到。

    但隨后,星羅班向宗主們說了元初韻力之事。

    【咚鏘鎮】

    自從鎮內及島上的魔物全部消失后,咚鏘鎮恢復了貓土大戰前的寧靜。只是,各地變得冷清了許多,鎮民們也是如此。

    星羅班正在回身宗的路上。小青歸家心切,白糖卻想來看看咚鏘鎮現在的狀況,之前那些被韻力打散的、變成魔物的貓民終是不能使他忘懷。

    還有……悠貍。

    自身宗附近的混沌被清除后,咚鏘鎮的屏障消失了,鎮門也敞開著。但是來往進出的貓民卻極少,十余年前以打魚為生的貓民現在大都安逸的生活在鎮內,那場混沌侵襲已經給他們留下了陰影。

    “你這丸子,來咚鏘鎮到底想干什么?昨天船長就說過銀婆婆已經去身宗了,你來這看誰?”首先質疑的自然是武崧,小青倒是沉默著沒有說話。

    白糖有些茫然的回應說:“我也不知道??偢杏X這里可能有些東西沒有發現,銀婆婆說過,上……上次害悠貍哥回不來的元初鑼樓就在這里,我想再來看看?!?/p>

    一提到悠貍,氣氛瞬間變得沉重起來。當然,出身神秘的明月卻在擔心別的事情。

    悠貍慘死的畫面讓明月一直心存余悸,她很清楚那是怎么一回事,更擔心星羅班的成員們也會如此。

    只是一次實驗罷了,她在心中告訴自己。雖說師父不到完全掌握之時不會用白糖實驗,但星羅班的其他貓可就十分危險了。

    星羅班向咚鏘鎮深處走去。

    那是此前曾走過的道路,白糖在吉祥如意的帶領下穿過峽谷河流,來到了那片無憂無慮之地。

    悠貍是跟著白糖來的,他卻沒有到達那里。

    “好像就是向這里走……”

    “不對啊,”白糖突然停了下來,“明明這里應該是處草原的,怎么這么荒涼?”

    “你又領錯路了吧,丸子!”武崧向前走了幾步,“這里哪像是有元初鑼樓的樣子?如果真有的話我們早該看見了?!?/p>

    真的是一片荒漠之地,四處植物已經全然消失,只剩下枯干的樹木倒在沙土上。

    向天上望去之時,烏云已經將天空完全遮住,但在這多雨的夏季,卻沒有一滴雨水落下,平靜的出奇。

    雷聲自進入這片地區后也一直未出現,甚至方才肆虐的風聲也停止了。

    “大家小心點,這里的現象實在是詭異?!蔽溽抡f。

    小青忽然發現白糖已經離開了大家,快步向深處走去。

    “丸子!白糖,你去哪里?先回來,大家一起行動!”

    明月也快速追上了白糖,其余人只好跟進。

    似乎有什么在指引著白糖一樣,他像是被傀儡線控制了似的,繞過一個又一個廢墟。終于,他停了下來,一座還算完整的建筑物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。

    “白糖,先別進去!”明月在后面喊著他。白糖也確實停下了,與剛才相比,他好像恢復了神志。

    小青、武崧、大飛三人剛氣喘吁吁的趕上,還來不及責怪白糖,就被這座奇特的建筑吸引了。幾貓盯著它看了一會,才想起來問白糖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  白糖也正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只好轉問明月。

    “明月姐,這里面是什么???”

    【云憂谷】

    “谷主,星羅班到了?!庇陰熯@樣說著。

    云憂谷的谷主,終于開始了他最后的工作。

    這座“樓”的兩扇門自己打開了。強烈的白光頓時定向噴射而出,隨后而來的是大量純凈至極的韻力,將星羅班圍在中央。

    韻力分化為了五種,向星羅班席卷而來。

    潔白的火焰熊熊燃燒著,炙烤著站在其內的武崧;

    白色的流體將小青完全包圍,慢慢的由全身進入;

    韻力幻化作的藤曼纏繞著明月,它在融化分解著;

    強大的韻力化作襲來的聲波,向大飛散發著能量;

    剩下那股白色的韻力,竟散發出強烈的金光,全部進入到了白糖的身體之中。

    念珠與每一股力量連接著,感受著眾人的哀嚎聲。

    “好,好疼,像是要裂開一樣……”

    當白光散去,白糖只感到全身刺骨的疼痛,之后神志便在劇痛的刺激下逐漸清晰起來。

    “小青姐姐!你們怎么樣?”

    并沒有任何回應,星羅班其余貓毫無例外的陷入了昏迷。白糖連忙查看他們的情況,發現同伴們只是昏過去了,還有生命特征,這才放下心來。

    正當白糖也想昏沉睡去時,一聲低沉的吼叫將他拉回了現實世界中。

    聽到聲音的白糖猛然清醒過來?!斑@是……魔物,咚鏘鎮內竟然還有魔物!”

    他對這種聲音可再熟悉不過了,連忙爬起來,拿上正義鈴仔細巡查著周圍。

    聲音逐漸逼近了,白糖也能看到在灰暗天空的襯托下出現的巨影,而且貌似不止一只。到這種危急時刻,白糖也無暇顧及是否會打散魔物,暗暗運起韻力來。

    “為什么……為什么韻力全部消失不見了!”

    一連幾次均無法運起自身韻力。情急之下,他再度努力試圖使用念珠內儲存的韻力,但同樣失敗了。

    “可惡……就算沒有韻力,我也一定不會讓同伴受到傷害!”金鈴閃耀著光芒,堅定的指向敵人???,一只沒有韻力的京劇貓,在魔物面前幾乎起不到什么作用,只能任由宰割。被打倒的京劇貓,絕望的看著魔物向他暈倒的魔物發起攻擊。

    再度努力爬起的白糖,用盡全身力量將正義鈴砸向魔物。也許是被元初鑼碎片散發出的微弱韻力刺激到了,魔物再度向他沖來。

    正在他頑強的試圖做出最后一擊時,韻力終于從沉睡中醒來。感官靈敏的捕捉到了一絲韻力的氣息。當即來不及細想便將其釋放出來,裹著強大韻力的正義鈴竟是頓時將魔物殺死!

    魔物沒有消散,這只是一只普通的魔物,可以被韻力凈化。

    但,它已經毫無生還可能了。

    白糖顯然也意識到他做了什么,顫抖的雙手松開了正義鈴,呆立在原地。

    【一天后】

    小青終于在昏迷中蘇醒了,她揉了揉眼睛,緊張的四處觀察起來,見到白糖守在旁邊頓時放下了心,興奮的問了起來。

    “白糖,發生什么事了?昨天那就是真的元初鑼樓嗎,那我們吸收的難道是元初韻力……白糖?”

    白糖并沒有回答任何一個問題,只是茫然的望著元初的天空,直到聽到小青話語里有些著急時才清醒過來,勉強回過頭去笑了笑,卻沒有再說話。

    直到星羅班所有貓都醒來后,在回程的路上,京劇貓們興奮的討論著元初韻力。明月也松了口氣,只有白糖,一直在沉默中度過了整個路程。

    小青憂慮的看著白糖,雖然上了回身宗的船后白糖就又變回原來的樣子了,但她還是很擔心白糖的情況。

    雖然有時也很欠揍就是了……

    谷主曾經答應過明月一件事:如果她能夠純凈自己的韻力,就再次放她出谷。

    當然,在谷主和谷內各貓看來,這不過是一個陷阱罷了,因為只有做到云憂谷的心法(無事,無非,不爭,不斗)才能將自身韻力純凈。

    以明月掛念星羅班的心態,是絕對無法修煉成功的。

    但實際上,在云憂谷的那段時間,明月已經能夠將韻力純凈化(指將由眼宗和做宗韻力混合而成的韻力分開使用),實際上當她完成修煉時,谷主都非常意外。

    雖然這并不符合云憂谷的修煉法則,效果也與云憂谷不同,但卻與谷主提出的結果相符。迫不得已,谷主只好同意放明月出谷。

    現在,明月將修煉方法說給了星羅班,因為星羅班各貓本身的韻力已經與元初韻力混合,這樣既無法發揮元初韻力應有的威力,每次使用時他們的身體也無法承受。

    而將其分開之后就好辦多了,平常的戰斗中只需要使用他們自身的韻力即可,而無需帶動危險的元初韻力。

    通過星羅班在咚鏘鎮的遭遇,也許可以猜到前半句的含義了:

    根據錄宗記載,在貓土古時期,曾經有過五行說。即,純凈的韻力可以由五種元素組成,因為很多京劇貓的韻力都可以操縱這五種物質。但后來此方面的實際化研究遲遲沒有結果,京劇貓也就將其拋入了錄宗的全書閣,再未翻看研究過。

    那副古老的韻力陣法圖大概也就是在那個時代被研究出來的,也許做宗有些京劇貓明白了這其中的本質并將其應用在了陣法之中。

    但,元初韻力似乎并不是完全純凈的韻力,而五行陣法制造的是完全純凈的韻力,而并非修使用的元初韻力。

    陣法圖中載有這樣一段文字:

    “二陣以同法相使,其內五行陣所制韻與九靈陣所制分異。

    ……應皆為元初之韻。

    從中可知,兩種韻力陣使用方法相同。至于說純凈的韻力與元初之力有何不同,從未有貓知道,甚至于錄宗的書籍中都將這兩種韻力混為一談。

    不過京劇貓們也無心糾結這些未知之謎了,擁有兩種可制造元初韻力的方法讓他們對接下來的戰斗充滿了信心。于是,根據之前搜索到的情報,在長途跋涉之后,他們順利來到了陰霾山谷。

    【陰霾山谷】

    這種時刻,十二殤在戰斗中投入了自身全部的實力,但卻完全無法對抗二十多名貓土上最強京劇貓的聯手攻擊。更何況,星羅班只需釋放少量元初韻力就可從正面壓制他們。在其中兩名被擊暈之后,耗盡了力量的十二殤只得撤退,讓出了通往黯所在處的小路。

    雨開始下了。盡管陰霾山谷從未出現過陽光,即使終日布滿陰云,雨天卻是甚少。此刻,陰霾山谷的美麗景象令貓心曠神怡,如果不看附近奇特的石塊,可能會有一種這是身宗城秋天的感覺。

    黯原本的所在處是在地下,但不久前元初韻力的擴散影響到了咚鏘鎮反面的陰霾山谷,大量能量的涌入使得地下出現了塌陷,他不得不離開那里,在這里的一片高地上的巖石中暫時定居。

    “看到了……黯就在那里!”

    這是最終的決戰,貓土大戰所造成的無數犧牲將到此為止,戰爭的危險或許在今天就要結束。

    然后,又是一段新的開始,終結亦是開端。

    黯與最后以正常形態出現在京劇貓眼前的模樣相差不大。三四十歲年齡的模樣,身穿錄宗普通弟子服裝,靜靜的翻著似乎毫無一字的書本。

    歐陽嘆了口氣,開始凝聚韻力向黯發起攻擊。

    普通對黯的攻擊毫無疑問直接被擋下了,那現在就是元初韻力的表演時間了。

    宗主們和星羅班已經將黯團團圍住,開始催動韻力按照陣法進行攻擊,強大的韻力聚集在黯的位置,向他猛烈的發起攻擊。

    黯卻不為所動,明明已經全身都被元初韻力所包圍,仍是毫無反應的盤坐在地面上看書,絲毫不被強大的韻力所影響。

    星羅班合成純凈韻力的陣法失敗了,他們只好盡力將自身韻力與元初韻力向黯拋去,為盤踞的韻力增加更為強大的力量。

    終于,積攢了極為強大韻力的光球向黯沖去。

    就在黯即將與韻力接觸的一剎那,一道混沌瞬間扛住了全部韻力,竟是無限吞噬著元初韻力!

    與此同時,黯的實體消失了。另一股混沌在京劇貓面前出現,構成了他們廣為熟知的、貓土大戰中多次出現的黯。

    元初韻力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    京劇貓們,這群十二宗頂層的京劇貓們,像只斷了線的傀儡,呆呆的看著韻力消失的位置。

    也許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。

    【結局】

    白糖,從容的聚集著他所有的力量,希望對黯發動致命一擊。

    黯搖了搖頭,神秘而又奇特的混沌再次化解了白糖的所有韻力。

    接下來所產生的韻力,卻讓黯心中一驚。

    他無法直接化解這些韻力,甚至很難對韻力造成什么影響。

    白色的韻力如一條絕對清澈的溪流,向四處流淌著,其中一些在逐步消解著黯的至純混沌,迫使他不得不將所有的混沌收回,緊張的觀察著面前的這股力量。

    這,就是至純韻力嗎?

    我們無法再問白糖了,這股韻力以悲壯的沖鋒,做起了最后的嘗試。

    它們勝利了。

    【第二年】

    小青靜靜的望著陽光照耀下的陰霾山谷,現在是黯被消滅的一周年紀念日。

    她經過數百戶興高采烈的慶祝的家庭,獨自向那里走去。

    一棵充滿了生機的小樹,迎著陽光努力向上生長,就在黯被打敗的位置。

    輕輕的,將種子埋在了樹下。

    標簽:

    責任編輯:mb01

    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

    生活晚報網版權所有

    Copyright @ 1999-2017 m.diwtifv.cn All Rights Reserved豫ICP備2022016495號-7

    聯系郵箱:939 674 669@qq.com    

    亚洲视频第一页_高清在线一区二区三区亚洲综合_亚洲欧美日本人成在线观看_日韩高清在线免费看
  • <code id="ykk8i"><option id="ykk8i"></option></cod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