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ykk8i"><option id="ykk8i"></option></code>
  • 首頁 | 資訊 | 財經 | 公益 | 彩店 | 奇聞 | 速遞 | 前瞻 | 提點 | 網站相關 | 科技 | 熱點 |
    環球動態:王炳華:加強考古研究 深入認識西域文明

    發稿時間:2023-01-25 13:11:02 來源: 騰訊網

    作者:王炳華

    來源:“西域研究”微信公眾號


    (資料圖)

    原文刊載于《西域研究》2015年第4期

    “五星出東方利中國”錦護膊 中新網?劉新 攝

    從事新疆考古、歷史研究,迄今已歷55年。掩卷沉思,成就不多,但感受不少。最大感受之一,就是:事古代新疆歷史考古文化研究,求步入新境,關鍵之一,是必須十分認真、深入地關注新疆及周鄰地區考古文化。

    古代中國與中亞西部、西南亞、非洲北部、歐洲廣大地區交往、聯系,新疆向為主要徑道。這一歷史地理背景,使新疆大地深蘊亞、歐歷史文化交流的寶藏??脊?,不時會呈現一幅多彩多姿的歷史文化畫面,打開一扇特定時段的社會生活之窗,可得一窺根本不見于文獻記錄的歷史生活畫面,汲取到珍貴的歷史文化營養。

    古遠時期,不見文字記錄,但人們實際展開過的物質、文化生活,總會留下片鱗只爪,在難以盡說的機緣下,進入沙塵之中;人類步入文明,發明了文字,掌握了文字工具的精英分子們,會據實際需要,記錄下自己希望散布、傳承的文字。這些文字記錄,無一不蘊涵、表現著文字作者的追求??脊刨Y料與此存在差異:它是特定時段內的物質、精神存在,在偶然、主人不一定清楚的情勢下,被丟棄、進入了垃圾堆,覆蓋在了地下;又十分偶然地進入了考古學者們的視野。于是,當年社會物質生產、工藝、科學技術、精神文化的種種細節,就有可能被現代學者們破譯、把握,從而成為認識特定時段先人們物質精神文明的素材。

    古代中國,北部礫漠,東南大海,而西向行進,雖也有戈壁、沙漠、冰川雪原,同樣不少阻障,但卻還是人力、畜力能跨越的道途。因此,通過新疆大地向西行進,相對而言,是古代先民更多使用的道途。這一過程,實際展開得非常早,遠在人們掌握、發明文字以前,先祖們已經篳路藍縷,一步步、一程程,接力捧似地拓展,不斷走向了遠方。

    阿勒泰山中近數十年發現的二十多處花崗巖洞穴,有豐富多彩的赭紅色繪畫。狩獵、滑雪、祈求生殖繁衍的圖象,保留了古遠人類物質、精神生活的剪影。群聚圍獵,均以食草類牛、馬等大獸為目標,獵手持標槍、長矛,還不知弓箭。栩栩如生、熱烈、緊張的捕獵畫面,至今仍躍然在冰冷的巖壁之上。而人類發明弓箭,時代得在去今1萬年前。以巫術手段,在洞窟中以赭紅色彩繪捕獵大型食草類大獸,在歐洲大地法國、西班牙等地并不少見,時代最早可能在去今兩萬年以前?,F于亞歐大陸交往中心的阿勒泰山中,主題、手法類似、只是工藝更樸拙的彩繪,與前者是否存在聯系?發人遐思。

    美索不達米亞,是歐亞大陸最早培育、種植小麥的中心。去今4000年前,孔雀河流域古墓溝、小河遺址也出土了小麥;小河墓地發現的貝珠,用材為只產自南海的海菊蛤;同時段,這里也種植了最早在華北平原培育出的粟;孔雀河青銅時代居民崇信的麻黃,與古代印度居民崇信的“蘇麻”、古代伊朗人民信仰的“豪麻”,經生物學家驗證,就是同一種植物;孔雀河古代先民生活中最重要的黃牛,屬早期歐洲品系……林林總總,這些考古文物,清晰提示在人類還沒有文字記錄前,新疆大地上早就存在東西方的物質文化交流。

    古埃及第21王朝(公元前1017~前945年),一位法老女傭木乃伊身上的織物,檢測分析,用料實為絲綢(埃菲社1993年3月22日報導);原產埃及、時代早到公元前15世紀的蜻蜓眼玻璃珠(材質為鈉鈣玻璃),公元前9世紀,已見于新疆輪臺,至公元前5世紀,已多見于山西、河南、山東、湖北、湖南,成為當地貴族心目中的神物,美其名曰“瑯玕”,視其為可以帶來生命、幸福的寶貝,不惜為它傾其所有。

    它們的啟示是:在亞、歐、非這基本連續的地理板塊上,尼羅河流域、美索不達米亞、古代印度、伊朗、東亞華夏大地,是今人具有共識的早期人類文明中心。這些文明中心,所處環境不同、物產有別,植基在物質生產基礎上的精神文明也各具特色。物質、精神文明有異,會產生交往、互補的需要;而地域相連,又有一步步直接、間接,接力捧式聯系、交流的可能。在亞、歐地理板塊上,古代居民間,曾經有過的交往、聯系,可能是發生得很早的。這一頁實際存在過的亞歐、北非人類文明交往史,文獻雖無征,已經出土的考古文物卻有據。我們今天探索、認識這一頁早期人類文明史,就必須脫出陳見,以充分的睿智,冷靜面對已經出土,也完全可能會出土更多的考古文物,為構建全新的早期人類文明史而奉獻心力。

    而在人類步入文明、有了文字記錄工具之后,卻并未能見于上層文人筆端的物質、精神文明事實,就更難以盡書。舉近年考古工作做得較多的尼雅為例。這是漢晉時段精絕王國的故址,作為漢西域都護府屬下的沙漠綠洲王國,《漢書·西域傳》中留有不足百字的記錄,說明了它的地理位置、戶口、人口、兵力、軍政設置,與西域都護府的距離等,都是最關軍政需要的核心資料,表明了漢王朝的關切;而考古資料,則清楚顯示了這片土地上,居民的種族、民族特點,農、牧業、手工業情形,沙漠深處綠洲的水利灌溉及用水、管水情形,園藝,尤其是葡萄種植、葡萄酒釀造興盛,在人民的精神生活中,巫教與佛教并存;漢文,曾是他們最早引入、使用的文字工具。東漢末期后,又使用了佉盧文;漢王朝的和親、賂遺政策,在這里實施得十分成功;王公貴族穿綢著錦,許多絲錦均為文獻所不錄;精絕王子“五星出東方利中國”錦護膊,不僅揭明了漢王朝政府星占學在重要軍政領域的實踐,而且提示了西域綠洲小國與漢王朝緊密的軍、政關聯。漢王朝曾有力推行漢文化教育,以“倉頡篇”作為文字教育初篇;精絕王室成員間應酬、贈禮的簡札上,是精妙的漢隸文字;王室接待絲路往來貴賓如大宛、康居使臣,宴會席次安排,用的也是漢文。絲綢貿易,在民間有賒銷,定期再來收貨款的辦法。佉盧文書,表明了貴霜失國后,敗亡貴族率領士兵進入了精絕,在精絕王國的政治、經濟生活中有不俗的地位。甚至,青年男女婚戀糾紛,也都具體表現在了佉盧文書之中。

    文獻記錄與考古資料兩相比較,后者,更鮮活、具體地表現著精絕王國的政治、經濟、社會生產情形,人民的喜怒哀樂,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及現實的努力、奮斗。雖只彈丸之地,但居絲路沖要,中原大地與中亞西部經濟文化交流的實在情形,也畢顯在廢址之中:貴霜的棉布、希臘神祇、東來的“瑯玕”與漢晉王朝十分豐富的、許多從不見于文獻、其他考古遺址的絲綢織錦、刺繡,仍然光可鑒人的銅鏡、加工精細的漆奩,呈現在同一遺址之中。漢晉時段絲路古道上,曾有的經濟、文化交流景象,沙漠綠洲上人與環境的矛盾,具體顯現在兩千年后今人的面前??茖W發掘的考古資料,對歷史研究的價值,是怎樣估價,都不過分的。

    這里只是說了精絕故址尼雅,而類似的考古成果,是舉不勝舉的:孔雀河青銅時代考古,揭示了當年居民們的種族、物質生活、觀念形態;至今,在衛星遙感圖像上,仍清晰可見的漢代伊循屯田水利灌溉渠系;古樓蘭王國為發展農業生產而有組織地推行犁耕技術……這些措施,曾有力推進了漢代以來的西域農業生產,為絲路交通提供了有力的后勤保障;吐魯番考古,十分清楚勾勒出盆地內自青銅時代至回鶻高昌時段歷史變革、王朝興替、絲路交通、物質、精神文明發展的畫面;哈密天山北路、五堡等考古資料,揭示了的青銅時代文明與甘青地區及周鄰地區的關聯;阿勒泰十分有限的考古,提示了它與歐亞草原古代游牧人的緊密聯系的痕跡;數百處佛教石窟、沙埋古寺,顯示曾燦爛一時的西域佛教文明,它與印度、阿富汗大地、中原大地的精神聯系;較天山南北古代交通路線不稍遜色,在天山峽谷深處,存在又一古道,顯示了古代游牧民族在西域與中亞、伊朗大地交往中,曾有的無可取代的貢獻……類同的考古成果,難以一一枚舉,它們,無一不是可以為古代新疆歷史增色的新篇章。

    再以大家關注的民族歷史研究為例。同樣,考古資料中蘊含大量、從未見于文獻著錄的鮮活素材,亟待進一步整理、分析、研究。

    特定的地理位置,決定新疆大地也是研究人類文明史、民族發展史,難以比匹的理想舞臺。

    民族,是歷史的存在,她也會在歷史中前行、發展,展現新的個性?,F有新疆考古文物遺存,表明這片地區的人類活動,早不過去今3萬年以前。具體到人類遺骸,目前還沒有發現早于去今4000年前的資料。對此,考古學、體質人類學、分子生物學分析,彼此可以統一:新疆早期居民,既有白種人,也有黃種人還有兩者的混合類型。白種人中有北歐、地中海周圍、伊朗—阿富汗高原的不同支系;黃種人中,同樣具有蒙古高原、黃河流域、青藏高原等諸多支系特征。新疆大地,至今仍是印歐人種、蒙古人種接觸、活動交融的前沿地帶,古代居民具有如是不同種族特征格局,更屬十分自然。

    種族不同,民族就更為復雜。粗略梳理,僅見于古文獻記錄的就有塞、羌、烏孫、月氏、匈奴、漢、樓蘭、烏揭、莎車、疏勒、于闐、龜茲、焉耆、車師、鮮卑、柔然、高車、鐵勒、嚈噠、吐峪渾、粟特、突厥、吐蕃、回鶻、蒙古等等,他們都是有自我民族認同的、見于文獻記錄的古代民族實體??傊?,因為特定的地理位置,在古代新疆大地上,曾經居住、活動,為新疆開發建設作出過貢獻的古代民族,是相當復雜的。這是新疆大地獨具、其他地區少見的研究民族發展史的可貴資料。

    民族眾多,語言不同,經濟生活有別,宗教信仰殊異,彼此間的矛盾、沖突,自然不會少;但同處一個地理空間,彼此共存、交流、融匯、前行,又自然是歷史的趨勢。從古代走到今天,在民族歷史發展一環,從考古資料遺存,可以汲取到的歷史文化營養,是很豐富的。

    在帕米爾高原塔什庫爾干河谷的山前臺地上,曾發現、發掘時間為公元前1000年中期的香寶寶墓地,發掘的40座古冢,地表見石堆或石圍,其下墓穴或橢圓或圓形,土葬、火葬共見。在有殉物的20座墓葬中,14座土葬、5座火葬。隨葬陶器、串珠、銅飾片、羊骨、殘鐵器、耳環、銅鏃、羊角形飾物等,略相類同。同一墓地中,入葬的人們,既有昆侖山中廣布的羌人,也有帕米爾高原的塞人。初步觀察,在東帕米爾高原十分有限可以容人活動的河谷綠洲地帶,歷史、地理因素使羌、塞不同民族,共處在了同一個狹小的空間內。他們族源雖不同,傳統文化也有別。被視為十分神圣的埋葬習俗,也迥然殊異,但卻又彼此認可、接納,共處在了一個社會群體之中。日常生活用品、飾物、工具,彼此相同相若,說明了現實生活中,不可輕忽的一種趨同心理,實際走在了一條彼此融合的道途之中。

    樓蘭,雄踞西域與中原大地之間。其政治中心樓蘭古城(LA),西漢后期東漢時段,成為漢王朝西域長史的駐節地。樓蘭古城東郊的平臺、孤臺漢墓,時在東漢前期時段。英國學者斯坦因,1914年曾在此發掘,編號為LC。1980年,中國學者在這里,再次進行了清理。在平臺雅丹,發現漢墓14座,在編號為MB1的一座長方形豎穴墓中,入葬8人,共分三層:上層兩人,男女合葬;中、下層各3人,分別為兩男一女,兩女一男。隨殉物品,除土著特征之陶、木器、弓箭、鐵刀外,也見漢五銖錢、漢式梳篦、多件漆器,穿著在身的多是漢式絲絹、錦繡。濃烈的漢式遺物、傳統樓蘭風格文化遺物,共存于一墓。墓葬主人,發掘者取三層墓葬中的4具人骨,經體質人類學家進行測量分析,結論是既有蒙古人種的女性,又有印歐人種地中海類型的男性。同一個居民家族,成員具有不同的種族身份,彼此混融、前行,展示了漢代樓蘭子民的社會生活圖景。

    漢晉南北朝時段的吐魯番盆地,曾是眾多民族共存共處、共同構建物質、精神文明的舞臺。這里,最早的居民,見諸漢文史籍者為車師(姑師),具高加索人種特征;公元前2世紀,西漢王朝在盆地中部木頭溝水尾閭,建設屯田基地;繼后,中原王朝進一步在這里拓展屯田事業,設戊己校尉、高昌郡,來自中原大地的“漢魏遺黎”日眾;北涼時,匈奴族系的沮渠氏以這里為基地,建立過北涼小王朝;以粟特為中心的昭武九姓胡,承商業貿易之功,也在這里定居、發展。當年居于絲綢之路貿易樞紐地位的高昌,不僅為本地各族居民帶來了實際利益,而且成為了北鄰游牧民族王國關注的吸金場。沮渠氏為稱雄的柔然屠滅,闞伯周、張孟明、馬儒相繼登臺,但背后都不難覓見柔然、鐵勒、西突厥彼此的角力。祖籍河西走廊之漢裔麹氏,主政吐魯番盆地140年。既希望依附中原王朝,又無力對抗西突厥的軍事、政治影響。麹文泰敢于以高昌彈丸之地,阻抑唐王朝進一步拓展絲路、強化對西域大地統治的努力,根本點就在西突厥的支持。這一頁頁的歷史畫面,說明盆地內雖民族眾多,但200多年的政治風云,共同的經濟利益追求,共同面對的外部軍事、政治矛盾,才是他們心理文化趨同的核心因素,這一過程中地緣影響遠遠高于血緣。唐王朝一統吐魯番、建置西州,不同祖源、族系的居民,無一例外,成為了唐西州屬下具有同等地位的編戶。這一民族歷史發展進程,具頗多值得我們分析、思考的歷史經驗。

    在中華民族大家庭中,回鶻,是具有悠久歷史文化傳統的成員之一。原來雄據蒙古高原鄂爾渾河流域,是稱雄漠北的彪悍騎士;9世紀中葉,面對無力抗拒的天災、人禍,毅然決策西走,步入新疆及周鄰地區。適應新的形勢,不斷革舊圖新:借承粟特字母,創制了回鶻文;適應統治利益的需要,隨時調整思想文化政策,變傳統摩尼教信仰,改宗佛教;對其他如景教等不同信仰,也都可以容忍不拘。

    在9世紀中葉,回鶻主體進入新疆,建立回鶻王朝時,面對的是塔里木盆地內不同族體、不同語言的諸多沙漠綠洲王國。在一個語言不同、傳統文化殊異的地理空間內,求得統一、安定,消除排異心理、增進認同觀念,關鍵當在語言一環。沒有語言交流,隔閡、歧異、矛盾,甚至進一步的沖突,斷難避免?;佞X王朝,在這一環上,采取了十分有力的措施,以回鶻語及回鶻文,逐步取代了印歐語系東伊朗語支的和田塞語、疏勒語、龜茲語、焉耆語、吐魯番地區通行的主體語言——漢語等。以回鶻語、回鶻文為中心的語言、文字,成為了西域大地的主體語言、文字工具??脊刨Y料中,漢語文逐步向回鶻語文轉化的文物,在吐魯番就多有所見。這就為建設統一的回鶻政治、思想文化架起了一個必須的、不可或缺的橋梁。它給我們的教益是:在多民族雜居的地區,以先進的主體民族文化為核心,在語言、文字、科技、文化諸領域,構建共同的思想文化殿堂,是形成共同民族心理的有力武器。它在推進不同綠洲地區間政治、經濟、文化聯系、認同,構建新的統一的回鶻民族文化心理工程中,是怎樣估量也不過分的成就,曾發揮的積極影響,十分巨大。

    文化古今能相益,認識新疆地區民族發展史,在這里,可以汲取到許多有用的歷史教益。而考古文化素材,于此,無疑也能提供既豐富、又極富說服力的資料。

    作者單位: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西域歷史語言研究所

    注釋從略,完整版請參考原文。

    標簽: 王炳華加強考古研究 深入認識西域文明

    責任編輯:mb01

    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

    生活晚報網版權所有

    Copyright @ 1999-2017 m.diwtifv.cn All Rights Reserved豫ICP備20022870號-23

    聯系郵箱:553 138 779@qq.com    

    亚洲视频第一页_高清在线一区二区三区亚洲综合_亚洲欧美日本人成在线观看_日韩高清在线免费看
  • <code id="ykk8i"><option id="ykk8i"></option></code>